他的真实身份,只有老爷子一人知晓,在美女总裁眼里却是个窝囊废

第一章

“你终于死了!”
    坐在吧台后面,周睿脸上有些茫然。这个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女人声音是那么清晰,又快速的模糊黯淡,好似只是幻觉。
    这时候,身前的吧台传出“砰砰”的声响,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来:“周睿,你真是越来越没家教了,跟你说话当我是空气吗!”
    “别以为芸儿嫁给你,你就高枕无忧了,要不是当年那个高人给两家指腹为婚,凭你,有什么资格娶我女儿!现在倒好,整天看着这么一个破书店,一个月连一千块钱都赚不到,拿什么养活芸儿?她一个口红你都买不起!”那妇女不依不饶的拍着有些破旧的吧台,全然不顾吧台已经快被她拍散架。
    周睿低着头听,没有辩解什么。
    坐在对面的是他岳母宋凤学,在青州市开了一家小诊所,虽然不大,但每年进账百八十万还是有的。
    岳父纪泽明,则是青州大学的历史系教授。和这样的人物比,自己的初中学历和文盲没什么两样。
    至于自己的妻子纪清芸不但有着堪比大明星的容貌和身材,并且从小就是学霸,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大型企业,年纪轻轻便做了中层管理,年薪五十多万。
    而周睿自己,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父母因为车祸过世了,靠着纪家的接济才熬到初中。
    这家书店,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产,然而如今这个社会,谁还会买书呢?书店的生意越来越差,一个月的纯利润连一千块都不到。
    让所有人无法理解的是,纪清芸为什么要嫁给这样一个窝囊废。不知多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说周睿是个吃软饭的。
    周睿稍微知道点原因,但他一直觉得,那个所谓高人说的都是屁话。什么纪家有灾祸,没有他,便会家破人亡。
    可能吗?
    现在纪家蒸蒸日上,怎么看怎么好,哪里像有灾祸的样子?
    “我是不会看着女儿总呆在火坑里。还有三个月过年,我也不为难你,年后你们俩就离婚,到时候我给你五十万,从此谁也不欠谁的!”
    听着岳母宋凤学的话语,周睿闷闷的点头。
    看他这幅模样,宋凤学更是气都不打一处来。这样的窝囊男人,怎么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,也不知道当初哪根筋糊涂了,竟然会真的相信二十多年前的鬼话!
    “废物,看你一眼就烦!”宋凤学说罢,一巴掌将吧台上的几本旧书打落在地上,抬腿就走。
    从地上把岳母宋凤学打落的几本书捡起来后,周睿在吧台后呆坐了很久,才逐渐回神。
    这时候,他忽然注意到吧台上似乎多了什么。
    一本白色的古书放在旁边,更让他奇怪的是,当看向这本书时,眼里竟然看到封面上挂着六团米粒大小的金色光芒。准确的说,是左眼看到的。
    如果闭上左眼,便会发现吧台上空无一物。等睁开后,古书和金光依然在,这让周睿愕然不已。
    封面上有几个晦涩难懂的符号,或者说文字。
    周睿很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文字,可脑子里却清楚知晓它的含义:“道德天书,心想事成。”
    思索一番后,周睿盯着那本怪书,脑子想了想健康两个字。
    只见书上的一团金光缓缓消散,而第一页却自动翻开。健康两个字,在这一页显现。
    一股奇异的能量逐渐进入他的体内。身体开始变得温热,随之而来的是充足力量感。
    过了大概十分钟,金光彻底散去,而周睿却好似吃了大补药物一样,面色红润,精神抖擞。
    盯着封皮上的几个古怪文字,道德天书?周睿隐约觉得,自己好似要把握住什么关键。
    这时候,刹车声在店门口响起。随后,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,满脸冷漠的出现在门口,道:“周睿,你是不打算回家了吗。”
    看到这女子的时候,周睿嘴角苦涩,因为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妻子纪清芸。
    “马上就来,马上就来!”周睿连忙拿个手提袋,挑拣了一些放进袋子里。想了想,他又把那本怪书也收进去,这才提着袋子朝门口走去。
    一边走,他还兴冲冲的想着和妻子说说这个好消息:“清芸,你知道我今天遇到什么了吗?这袋子里……”
    “上车。”纪清芸根本没有多看他,直接转身先上了车。
    周睿愣了下,然后才想起自己在人家心中,根本一无是处。
    “周睿哥哥!”隔壁牛肉汤店老板的女儿,小菱的声音传过来,周睿转头看去,正见小丫头坐在电动车后座上跟他打招呼,而她父亲王哥好像还在屋里整理东西。
    “还不上来?”纪清芸从车窗道。
    周睿冲小女孩挥挥手,然后面带苦涩的上了这辆五十多万的豪华牌轿车,原本身体恢复的好心情,瞬间变得无比失落。
    坐在驾驶位,纪清芸瞥了眼周睿,见他紧紧抱着一个破旧的手提袋,便问:“我妈今天来了?”
    周睿的手紧了紧,微微嗯了声。
    纪清芸又问:“说什么了?”
    周睿习惯性的低着头:“没说什么。”
    “是吗?”纪清芸的声音更加清冷,过了几秒钟,说:
    “我知道我妈许诺给你五十万,但我会额外再给你一百万。你的身体不是很好,这些钱省点花。”纪清芸又道。
    她其实人不坏,如果周睿能稍微表现好那么一点点,都不会下定决心要离婚。可惜的是,周睿实在太不争气了。
    “我不要你的钱,我刚才……”
    就在周睿想和纪清芸说明自己有了奇遇,有能力改变现在生活的时候,突然听到“砰”的一声。
    转头看去,周睿心里猛地一紧,只见一辆轿车冲到了牛肉汤店的门口,电动车和小菱都被压在了车轮下。王哥刚从店里匆匆跑出来,看到这一幕后差点都疯了。
    周睿二话不说,立刻就下了车,纪清芸也跟着下来了。
    跑到店门口,只见小菱似乎伤的很重,已经几乎没了呼吸。轿车司机脸色惨白,在旁边站着发抖:“我,我方向盘失灵了……”
    两手泥污的纪清芸眼中也隐隐含泪,她最见不得这样的情景,一条鲜活的生命,就这样离开人世,她还那么的小,明明还有更长久的未来。
    没多久,救护车,带着极为刺耳的‘呼’声离去。
    周睿看着救护车离去的方向,接着低头看了眼怀里抱着的手提袋,眼睛一亮,对了,道德天书!

第二章

他把书拿出来,盯着封面上的五团金光,周睿在心里默默想着“救命药”两个字。
    很快,古书的页面自动翻开,救命药三个字在书页上显现的时候,一枚金色的药丸也出现了。而封面上,两团金光同时消散。
    周睿愣了愣,这种救命药,需要用两团金光?
    但他没时间去心疼了,还是救命要紧。
    握着金色药丸,周睿在纪清芸的惊讶目光中,然后打了车就往医院去。
   
    到医院的时候,问了半天才知晓小菱在哪个病房。
    周睿快步跑到那,正见王哥在病房门口冲医生磕头,求他们一定要救女儿。
    两名护士正在劝他,医生一定会尽力抢救的。
    周睿连忙过去,正见几名医生在屋子里忙的满头大汗。心律监测仪器上,已经成了一条直线,刺耳的报警声,让周睿心头乱跳。
    而且,他还看到小菱的身上有着一道灵魂一样的影子浮起,好像是灵魂要离开身体。
    他想也不想的冲进病房,对着模糊的小菱大喝一声:“回去!”
    “你是谁!我们正在抢救,捣什么乱!快出去!”一个医生训斥道,也有护士过来拉。
    可周睿左眼看的清清楚楚,小菱就要死了,他哪里会管别人怎么说。直接推开护士和医生,冲到小菱的床前,拔下她嘴上的氧气罩就把金色药丸塞了进去。
    几个医生怒发冲冠,其中一人更是忍不住揪起周睿的衣领子:“你他吗在干什么!给她吃了什么?”
    “我,我在救她……”
    “放屁!她的心跳都停止了,我们在进行最后的抢救,你却拔了氧气,还乱给她吃东西,是想让她死吗!报警!快报警!这是在杀人!”两名医生也不抢救了,直接把周睿围起来,防止他逃走。
    “我真的在救她……吃了那药丸,她就能活下来了……”周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只能不断重复这句话。
    可是哪里会有人信,包括周围来看热闹的病人和家属,也纷纷斥骂出声。
    这种危急关头,医生已经够忙了,竟然还有神经病来添乱。连心跳都停止了,加上这么重的伤势,可以说基本没有救活的可能。一枚小小的药丸,能顶个屁用!
    没有人相信周睿,都大声嚷嚷着报警把他抓起来,最好直接枪毙。
    周睿低着头,被人推推揉揉,没有反抗。因为连他自己都不清楚,这枚金色药丸到底能不能起效果。
    起死回生,那可是传说中才有的事情。
    “吵什么,我爸要是出了事,你们负的起责任吗!”一名中年男子从隔壁病房走出来怒声道。
    这里是重症监护室,隔壁的情况也很不好,同样在进行抢救。男子本来就心急,又听到这边吵的厉害,才忍不住出来训斥。
    他是青州有名的富豪,身份尊贵,一名护士连忙跑过去解释:“实在对不住了章先生,是有个神经病,非说自己的药丸能救命。那小女孩心跳和脉搏都消失了,他……”
    话还没说完,就听见病房里传来一个医生的惊呼声:“心跳恢复了!快快!继续抢救!”
    连那名护士都被喊了回去,病房里忙的一塌糊涂。所有人都被突然恢复的心跳,弄的手忙脚乱。
    而那些看热闹的人,则纷纷发愣,活了?
    先前所有人都觉得,周睿就是个傻帽。不知道从哪弄来一颗破药丸,就以为能救命。
    青州人民医院可是全国出了名的大医院,这里的医生也是最好的。他们说不能救,那肯定救不了。
    但是现在,小菱的心跳恢复,直接让围在病房周围的人炸了锅。
    那是什么药?一颗就让本来宣判死亡的小女孩复活了!
    他们惊奇的看着周睿,满脸的不敢置信,隐隐更带着一点羞愧。
    刚才还要报警抓人家呢,现在怎么说?
    周睿看着监测仪器上不断跳动的线条,脸上露出笑意,真的有效果!太好了!
    外面那名中年男子也听到了医生的话语,他下意识要走过来看一眼,却听到自家病房里传来医生的声音:“不好了!病人呼吸停止了,快快……”
    中年男子心头一跳,连忙跑回病房,却见父亲已经没了呼吸。医生正在打肾上腺素,并准备除颤仪试图抢救。
    可是,他父亲情况实在不好,几乎没有救回来的可能。几个亲戚,已经哭出声来。
    中年男子眼皮直跳,他二话不说,转头就走出去,直接来到小菱的病房。
    “刚才谁拿的药丸救人?”中年男子急声问。
    所有人的视线,都不由看向了周睿。

第三章

中年男子立刻明白过来,他快步跑到周睿面前,焦急的问:“还有没有?那种药丸,卖给我一颗!”
    看到这中年男子的时候,周睿微微一愣,不仅因为对方想卖救命药丸,还因为他在这男人额头看到了一团黑色光芒,而且中年男子的额头黑光还隐隐有一根线牵连着,不知道另一端在哪。
    “我父亲危在旦夕,求您了,卖给我一颗,多少钱都行,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!”中年男子焦急的说。
    周睿回过神来,他本来想说自己只有一颗,毕竟还想着把金光留给纪清芸用,而一颗药丸,就要花费两团金光。
    但是,当他看到这名中年男子眼眶里的泪水,和脸上那完全不似作伪的慌张时,实在硬不下心拒绝。
    因为他有过这种亲人分别的经历,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    犹豫了几秒后,周睿说:“药丸不在身上,我要回去拿。”
    “好好好,我立刻派人,不,我立刻亲自开车带您去!”那名中年男子连忙说。
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周睿看了眼周围的人。
    “他们报了警。”
    “报警等个屁!”中年男子直接拉着他就走:“这事您不用理会,只要能拿来药丸,天王老子来了我都替您摆平!”
    中年男子愣了下,直接掏出手机拨了出去:“陈局长,我是章鸿鸣,人民医院这里有一点纠纷,现在需要带当事人先离开,他需要你的许可才肯走。”
    说罢,章鸿鸣把手机递给周睿,道:“这是公安局长陈金良。”
    周睿讶然,公安局长?
    接过手机后,里面传来一个带着三分疑惑,七分好奇的男子声音:“你好,我是陈金良,你可以和章先生一起离开。”
    “你真的是公安局长?”周睿问。
    “如假包换,虽然不知道您和章先生要做什么,但等完事之后,我们可以见一面来确定身份。”陈金良笑着说。能让青州排名前列的富豪章鸿鸣亲自打电话的人,自己结识一下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    周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能嗯两声,然后挂了电话。
    “现在可以走了吗?”章鸿鸣问。
    周睿这才点点头,眼前这男人的身份看起来很不一般,应该不会骗他。
    那些知道章鸿鸣身份的医生和护士,没有人敢再去拦周睿,反而一个个露出羡慕的神情。
    能和章鸿鸣这样的大富豪拉上关系,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!
    随后,章鸿鸣拉着周睿快步离开了住院部。楼下车子已经准备好了,是售价超过两百万的超豪华轿车。
    坐进去后,周睿立刻被里面的奢华弄的手足无措,他还从没坐过这么好的车子。
    “现在往哪去?”章鸿鸣坐在驾驶位问。
    “呃,红河路一百零六号睿才书店。”周睿连忙回答说。
    章鸿鸣嗯了声,一脚油门踩下去,十二缸的引擎像野兽一样发出闷吼,直接窜了出去。
    一路飞驰,什么红灯绿灯,章鸿鸣一概不管。近乎横冲直撞的来到书店门口才停下,周睿被晃的有点头晕,这车开的实在有点生猛。
    “是这里吗?”章鸿鸣透过车窗看向那很是破旧的书店招牌,就这么个破地方,会有能救命的药丸吗?
    但父亲危在旦夕,他就算怀疑,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    “是的,你稍等一下,我进去拿。”周睿连忙打开车门下车,生怕章鸿鸣会跟过来。毕竟药丸是从古书里得到的,不能被别人看到这一幕。
    进了屋,周睿果然见古书封面上有四团金光。之前拿救命药的时候,还剩三团,现在多出一团,只可能是因为救了小菱才出现的。
    这么看来,做好事还能得到金光。
    不过二换一,实在亏本。
    想着章鸿鸣还在外面等着,现在反悔也没用了,周睿只能咬牙再次花费两团金光拿到一颗救命药丸。
    看着封皮上仅剩的两团金光,周睿微微叹出一口气,肉疼。
    拿着金色药丸刚出门,周睿便被人拦了下来。
    不是别人,正是书店的房东。
    “周睿,这个月房租是不是该交了?”房东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其实真正的房主是他爸,但他儿子总是提前跑来收钱,气的房主天天跳脚骂人。
    “我现在没钱,能不能缓两天?”周睿为难的说,这个月书店生意太差了,到现在连房租都还没赚到。
    “你没钱,我还没钱呢,不交房租我今天就让你滚蛋信不信!”房东儿子骂道。
    周睿连忙说好话,书店是父母给他的基业,虽然卵用没有,却是唯一的念想了。如果从这里搬走,他和父母的最后一丝联系也就断了。
    房东儿子根本不理那套,抓着他,要么给钱,要么现在就进去把那些书全给扔大街上去。
    正纠缠的时候,一个声音响起来:“怎么回事?”
    周睿抬头看,只见章鸿鸣皱着眉头过来了。
    “没什么……”周睿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欠房租被人拦下来。
    “什么没什么,今天不交房租,你别想好!”房东儿子冷哼着瞥了章鸿鸣一眼,他没看到章鸿鸣从那辆豪车上下来,只想着,能和周睿扯上关系的,都没什么本事,便不屑的道:“你谁啊,怎么着,想替他给啊?”
    章鸿鸣眉头皱的更紧,问:“房租多少钱?”
    “一个月五千!”房东儿子说。
    章鸿鸣返身去车里拿来钱包,打开后也不数,直接把里面所有的钱都塞进对方手里,然后拉着周睿就走。
    房东儿子在原地抱着少说也有一万多的现金,扭头看着豪车尾灯发愣。
    那辆车,好像要两三百万?周睿什么时候遇到这么牛B的人物了!
    车上,周睿:“回头我会把钱还给你。”
    “不用,只要能救我爸,回头那房子我买下来送给您都行!”章鸿鸣说。
    周睿一笑,没有接话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救对方的父亲。再说了,就算救下来又怎么样?书店虽然租金不贵,但面积大啊,而且这一片都是待拆迁区。将近三百个平方的店铺,在青州少说也得两三千万吧?
    所以,周睿并不觉得自己真会遇到这么好的事情。
    不久后,两人回到医院,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病房。
    此时,病房里的抢救已经结束,医生看到章鸿鸣后,神情紧张的说:“章先生……您父亲,他……”
    章鸿鸣看了眼已经横成直线的监测仪器,脸色难看的握紧了拳头,还是晚了吗?
    但他纵横商场那么多年,什么场面没见过,心里再痛苦,也还是稳住了自己的情绪。
    转过头,章鸿鸣叹气对周睿道:“对不起周先生,让您白跑一趟。不过无论如何,这份情谊我章鸿鸣记下了。”
    周睿明白他的意思,只是看了病床上的老人一眼,说:“你爸,还没死。”
    章鸿鸣愣了下,还没死?他下意识转头看了眼机器,心率都停了,医生也宣布死亡时间了,怎么会没死。
    那个主治医生脸色一板,他对章鸿鸣畏惧,是知晓对方的身份,可周睿算什么?无名无姓的小卒子而已。
    隔壁病房发生的事情,他们这边因为一直忙着抢救,根本就不知道。而且就算知道,也不会在意。
    毕竟药丸能救人,和周睿有什么关系?
    “我们对病人的情况是以最科学的方式诊断的,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,我们都会进行抢救。但现在,他确实已经死亡!”医生说。
    周睿摇摇头,说:“他真的还没死。”
    别人看不见,周睿却看的清楚,老人的灵魂仍然在身体里,这种情况,比小菱还要好的多。之所以被宣布死亡,可能是因为身体指标达不到机器监测的最低标准。
    “你是谁,你是医生吗?哪家医院的?”另一名医生不爽的问。
    青州人民医院可是市内最顶尖了,周睿又那么年轻,就算真在什么医院呆过,也比不上他们。
    所以,对于周睿的质疑,几个医生都不爽到极点。
    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青州医院撒野,要不是看在章鸿鸣和周睿认识的份上,他们早就把周睿赶出去了。
    “不是,我是开书店的,不过也看过几本医书。”周睿有些自卑的说,学历低,没有什么专业能力是他一生的遗憾。
    “开书店的?”几个医生愣了下,然后纷纷发出嘲讽意味十足的笑声。虽然没说话,却已经清楚表明了他们的想法。
    那名主治医师冷笑一声,道:“连医生都不是,看过几本医书,也不能算懂得医学常识。虽然无知者无罪,但有些话,你最好不要乱说。”
    “我没乱说,他真的还没死,还能救活!”周睿无法解释自己看到的画面,只能坚持自己的意见。
    “那你救啊!”另一个医生跟着冷笑道:“你要是能把他救活,我回去就把所有的医书都给吃了!”

.

因篇幅限制,请 关注下方公众号 继续免费阅读
打开微信 右上角+号 添加朋友 公众号